姬川流光

不与三季人论短长

《独角兽之梦》第三章

莱格拉斯扣好礼服的最后一颗纽扣,这件银色的外袍上绣着黑色的树叶图案,低调却精致,是瑟兰迪尔喜欢的款式。
美则美矣,就是穿脱实在是不大方便。他还是习惯自己的猎装,莱格拉斯想到。
只是为了那人随口的一句戏言,自己就忙不迭的和人调班,还迫不及待的打扮的像只花枝招展的公孔雀。
“你真是没救了,莱格拉斯。”他叹了口气,镜子里的自己有着和那个人一样的金发和蓝眼睛,很多人说自己的眼睛像大海一样美丽,但是瑟兰迪尔的眼睛却是天空一样的颜色。
精灵王父子有着相似的精致容貌,但是比起瑟兰迪尔那锐利的、咄咄逼人的美貌,莱戈拉斯显得更加温柔内敛。这或许和性格也有些关系,毕竟国王是傲慢的、尊贵的、高高在上的,而莱戈拉斯整天和普通的卫兵们混在一起,更加习惯了服从国王的指令。年轻的王子殿下很少对别人发表意见,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一个安静的倾听者。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是个软弱而没主见的人,如果你询问他问题,你会惊叹于他隐藏于温和外表下的睿智和冷静。
在通往宴会的路上,无数的精灵向着他们的王子行礼,并互相小声的发出称赞声——看,谁说密林的王子只是一个喜欢在森林里游荡的野小子?当他穿上礼服时,是多么的英俊而优雅啊!
莱戈拉斯到达宴会场地时,本来就非常喧闹的气氛明显变得更加热烈起来。精灵们享用着丰盛的食物和美酒,到处充满着欢声笑语。
精灵王坐在宴席的最上方,他身着华服,头戴王冠,在热闹的宴会上只有他身边显得那么安静,仿佛他正独自处于另一个时空。
“陛下,为何独自饮酒呢?”莱戈拉斯坐到国王的左手边,带着笑意问道。
“我们打赢了战争,但却没有获得胜利。这是场惨痛的战争,莱戈拉斯。”瑟兰迪尔自顾自的饮下一杯酒,用有些哀伤的语调说道,“那些阵亡的将士,我的国民,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们去了更好的地方,ada。”莱戈拉斯用了这个亲密的称呼,自从他成年后就鲜少这样喊瑟兰迪尔了,这让他感到有些难为情,但是他还是继续说道,“他们都是善良而勇敢的精灵,他们的灵魂会前往曼多斯神殿,然后转生去维林诺,众神之地。他们会在那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世界终结。”
“不必安慰我,莱戈拉斯。”精灵王笑了笑,虽然嘴上那么说着,但是他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他斟了一杯酒递到莱戈拉斯面前,“让我们喝酒吧。”
莱戈拉斯接过酒杯,和瑟兰迪尔对饮起来,间或提起近日里密林发生的一些趣事,令精灵王不时地笑出声。
宴会上的精灵们看到这幅和谐美妙的画面,不由得互相议论起来。
“维拉在上,这画面真是美丽极了。”
“看,国王在笑呢……啊,他笑起来好美,我要晕过去了。”
“要是我也能生一个像王子殿下这么英俊温柔的儿子就好了。”
酒过三巡,本来就已经喝了许多酒的瑟兰迪尔明显不是莱戈拉斯的对手。莱戈拉斯看着精灵王发红的耳朵尖,知道他已经有些醉了,便适当的放缓了喝酒的速度。
直到莱戈拉斯感觉自己指尖有些麻的时候,瑟兰迪尔才停止了饮酒。
“我想我有些醉了,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微微皱起好看的眉毛,向着他的王子伸出左手,“送我回去吧。”
“好的。”莱戈拉斯小心的扶住瑟兰迪尔,没有惊动人群,而是从后方静静的离开了。因为今晚有宴会的缘故,除了外围的守卫外,王宫里几乎空无一人。他们走在王宫的走廊上,周围安静的只有他们的脚步声,间或有微风从走廊中穿过,带起几缕金色的发丝。
莱戈拉斯很快发现了瑟兰迪尔的不对劲,最开始时还没有什么,但是到了内城后,瑟兰迪尔几乎是靠着自己的搀扶才能行走,他身体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瘫软的像没有骨头似得。
莱戈拉斯知道精灵王醉了,但是没想到醉的那么严重,在他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瑟兰迪尔如此失态的样子。
“你还好吗?”莱戈拉斯将瑟兰迪尔放到国王寝室的床上,感觉到了那具躯体异乎寻常的高温,“需要我喊加里安来吗?”
“不用了,莱戈拉斯,多谢你。”瑟兰迪尔的气息有些不稳。
“可是……”莱戈拉斯犹疑着,瑟兰迪尔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对劲,他应该在这时候离开吗?
“我要休息了,出去吧,记得关好门。”瑟兰迪尔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Yse,my lord.”
回到自己的寝宫后,莱格拉斯仍旧心绪不宁,他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
精灵是不会生病和衰老的,能杀死他们的只有锐器、火焰、和内心的痛苦。
难道……是在五军之战中受伤了吗?莱格拉斯从床上猛然坐了起来,视线有些慌乱的在虚空中游移着。
是的,他一定是被半兽人刺伤了!他是那么的骄傲和固执己见,当然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件事。
自己还让他喝了那么多酒……
一想到瑟兰迪尔可能正独自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莱格拉斯的内心就不可抑止的抽痛起来,此时此刻他恨不得自己可以代替瑟兰迪尔感受痛苦。
“我得去看看他!”
莱格拉斯再也忍不住了,他翻身下床,轻盈的从窗户跳了下去。我们聪明的王子殿下并不打算惊动守卫,而是决定从国王寝室的窗户先看一看瑟兰迪尔的情况。
他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国王寝室的窗户下,这里的庭院中有一颗高大的山毛榉,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经常爬着这棵树偷偷的溜进国王的寝宫里。
那时候是因为什么呢?似乎是因为害怕打雷啊……自己什么丢脸的样子都被他看到过了。
莱格拉斯轻巧的踏着树枝来到了窗台上,精灵的视力很好,就算晚上只有一些透过穹顶的星光照射进来,也已经足够莱格拉斯看清里面的情况了。
他看到床上的人蜷缩成一团,浑身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着,似乎非常痛苦。
“该死的!”莱格拉斯小声咒骂着,伸手拉开窗户,快速的进入了寝室。
但当他双脚刚落地,却浑身一震,仿佛被雷击中了一般。
“这是……”
莱格拉斯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仍旧蜷缩在床上的人。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