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莱瑟父子党
剑三已A,偶尔上去帮朋友打打jjc
要出国了,最近很忙更新会慢
欢迎留言:)

《独角兽之梦》第九章

兽人们吼叫着,露出狰狞而丑陋的嘴脸。
“是讨人厌的精灵王!杀了他们!”有半兽人吼道。
莱戈拉斯发现,这些半兽人手持弯刀或者斧头,身材高大异常。
它们是五军之战中波尔格死后向西南方逃窜的一群半兽人,虽然那些穷寇大部分都死在了密林河周边的沼泽里,但是仍有一小部分幸免于难。在孤山脚下的战争中,它们吃够了精灵们的长矛兵和弓箭手的苦头,眼下有此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此时真正的夜色已经降临,乌云逐渐覆满了天空,遮住了太阳。
“这些肮脏的东西!”
瑟兰迪尔一脸嫌恶的斩杀着胆敢靠近的半兽人,他的双刀在一片昏暗中闪动着寒光。莱戈拉斯配合着他,用弓箭射杀着稍远些的,每一支射出的箭都好像带着刺人的火焰,带着微光。这是他们第一次在战场上合作,但却默契十足。在激烈的厮杀中,四周的草地很快就被半兽人的血所染黑了。
那头聪明的独角兽也是一个十分强大的战斗力,它用蹄子和头上的尖角保护着主人。
很快,半兽人的包围圈就出现了一小处破绽。
瑟兰迪尔瞅准时机,让独角兽冲了过去,在一连斩杀了数个围上来的半兽人后,他们惊险万分的突出了重围。
“快走。”瑟兰迪尔丝毫不敢怠懈,驱使着独角兽快速前进,莱戈拉斯则回过头射杀着追兵。
半兽人开始使用弩箭,破空而来的密集箭矢让他们不得不左右躲避着。
终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漫长追逐后,身后的半兽人渐渐的失去了踪影。
“向着灰山的方向走,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的声音透着虚弱,手松开了缰绳,身体也不由自主的瘫软了下来,向后倒在了莱戈拉斯的胸前。
莱戈拉斯身体一僵,连忙握住缰绳,感受到了身前躯体异乎寻常的高热,紧张的问道:“你受伤了?!”
“不,别担心,我只是有些累。”瑟兰迪尔紧闭着眼睛,非常不符合形象的小声咒骂一句,“该死的……”
莱戈拉斯不敢大意,连忙驱使着独角兽向着东北方一直奔跑,顺着瑟兰迪尔的指引,他们来到了灰山下的一处山丘前。
这里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地上散落着裸露的岩石,和所有森林差不多,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四周荒无人烟……”莱戈拉斯翻身下地,环顾四周,“为什么执意要到这里来呢。”
瑟兰迪尔想从独角兽身上下来,却是一个踉跄,莱戈拉斯吓了一跳,连忙扶住他。
在莱戈拉斯的帮助下,瑟兰迪尔来到了一块岩石前,借着月光,莱戈拉斯看到了那块岩石上有着点点闪烁的微光。幽暗密林的魔法大门上,也有着同样的标记。
果然,在瑟兰迪尔低声吟唱了一段古老而优美的咒语后,仿佛奇迹般的,那块岩石从中间打开了。它的后面是一串通往地下的长长的阶梯,墙壁上则悬挂着和王宫里相同的火把。
“进去吧。”瑟兰迪尔有些吃力的倚着莱戈拉斯,他脚步虚浮,身体也使不上力气。
莱戈拉斯小心翼翼的扶着他的国王,走下了台阶,独角兽则乖巧的跟着他们,石门在他们完全进入地底后就自动关闭了。这是一处只有国王知道的秘密宫殿,当然在今天过后,密林的王子也知晓了这个秘密。
莱戈拉斯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他有些惊奇的看着四周,这个别宫建在地底,但是宽敞明亮,穹顶上有细细的缝隙以供通风和观看星辰。这里构造和王宫相似,与之不同的是袖珍不少。王宫的魔法大门前有着宽广的森林河,而别宫则是在室内有着细细的水流经过,四周的墙壁上爬满了藤蔓,地表则有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它们在微暗的环境下闪烁着点点光芒。莱戈拉斯知道,那是因为这里充满了神奇的魔法。
这里不像是国王居住的宫殿,倒有些像是森林中的树屋。
莱戈拉斯将怀中虚弱的精灵放在内室的床铺上,这才有空视察周围的环境。
“不必担心……”瑟兰迪尔挣扎着坐起,“这里很安全。”
保护着别宫的,是一种古老而强大的魔法,它源自遥远的第一纪,美丽安王后为了保护多瑞亚斯而布下的“美丽安环带”。可惜的是瑟兰迪尔并没有迈雅那么强大的力量,这种魔法只能运用于小范围。
莱戈拉斯忧心忡忡的看着他的国王,瑟兰迪尔的脸色苍白,但身体却是异乎寻常的高热。聪明的王子想起一个月之前,瑟兰迪尔也出现过这种情况。
“ada……”莱戈拉斯忍不住走上前,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你是不是……要发情了?”
瑟兰迪尔沉默了很久,久到莱戈拉斯几乎认为自己判断错了。
就在密林的王子想向他道歉的时候,瑟兰迪尔发出了声音。
“是的。”他艰难的承认了这个事实,声音平稳,却带着莱戈拉斯察觉不到的羞耻。
这个回答让莱戈拉斯不由得感到窘迫和无措,他感觉自己的脸也一瞬间热了起来。
“那我先出去。”
瑟兰迪尔沉默的看着莱戈拉斯走出,并拘谨的关上了内室的门。
距离上次发情,才仅仅相隔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瑟兰迪尔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长而卷曲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了一片阴影。
莱戈拉斯那种年轻的、对omega没有什么深刻了解的alpha自然不会明白,omega如此频繁的发情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却知道,是莱戈拉斯影响了自己。
热情的、有着火焰热度的alpha信息素,强壮的、充满力量的成熟躯体。莱戈拉斯身上的一切,都让他身体里深藏的属于omega的顺从和欲望躁动不已。精神上想要远离,但是肉体上却无比渴望。
瑟兰迪尔咬住下唇,艰难的试图施展一个咒语,但是当他念出了几句后,便突然中断,神色痛苦的卧倒在床铺上。瑟兰迪尔深知,他的力量并没有完全恢复到五军之战之前的程度,并且刚刚才经过一场恶斗,根本无法维持能让他发情时的气味不外泄的魔法屏障。
“这样不行……”
瑟兰迪尔在意识模糊中望向了关上的房门,这个别宫固然坚固无比,但是因为从未想过会有其他人过来的缘故,内室的门并没有他在王宫寝宫的那么严密,肉眼便可看到缝隙。
那扇门根本阻挡不住任何气味。
而门的外面,则有着一个他视为洪水猛兽的alpha。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