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莱瑟父子党
剑三已A,偶尔上去帮朋友打打jjc
要出国了,最近很忙更新会慢
欢迎留言:)

《独角兽之梦》第十章

莱戈拉斯来到外室,看到了在一片葱郁中显得怡然自得的独角兽,不由得有些羡慕的走过去,亲昵的抚摸了一下它泛着银光的皮毛。
“看来,今晚你要和我一起度过了。”
独角兽有些不满的哼了哼,偏头避开莱戈拉斯的手掌。
还真是物似主人形啊……莱格莱斯有些无奈的想到。
他解下身上背负的弓箭,放在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动作不甚灵活的解开了衣扣,露出了左肩上一道暗红色的伤口。那伤口纵长,看不出深浅,应该是之前被半兽人的弩箭所划伤的。
半兽人的弩箭淬有剧毒,幸好只是划伤而已。莱戈拉斯皱着眉头,用佩刀划开了自己的伤口,立刻,一股黑色的血就喷溅了出来。
独角兽有些厌恶的避开了那滩血迹,它是高贵而纯洁的动物,对邪恶有着天生的憎恶。
莱戈拉斯用手舀起流经室内的地下水,认真的清洗着伤口,并敷上从地上寻找到的草药,然后吃力的撕下了自己衣物的下摆,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由于只能用单手进行,所以完成这项工作耗费了他不少时间。
一切处理得当后,莱戈拉斯有些脱力的靠坐在门边的墙角,在经历过一番苦战后又受了伤,他也早是强弩之末,之前一直是强忍着没让瑟兰迪尔发现,如今却是再也没法硬撑了。
他仰头透过穹顶的缝隙,观看着天上璀璨的星辰。精灵是一种喜欢光明的生物,西尔凡精灵尤其偏爱星光,他们最喜欢夜晚漫步在丛林之中,沐浴在星光之下。在那遥远的双生树纪,在精灵们听从维拉的召唤,踏上前往维林诺的旅途中,泰瑞勒精灵之中的一部分就在翻越迷雾山脉之时,震慑于巨绿森林的美景而甘愿停留下来,他们被称为“掉队者”,也就是西尔凡精灵。另一部分泰瑞勒则跟随着他们最伟大的国王埃卢庭葛在中土建立了多瑞亚斯王国,只有一部分泰瑞勒精灵听从了维拉的召唤,抵达了维林诺。在精灵的第二次亲族残杀中,庭葛的继承人,辛达国王迪欧被杀害,多瑞亚斯就此覆灭。当时身为辛达贵族的欧瑞费尔带着他的儿子瑟兰迪尔来到了这里,建立了属于他们的林地王国。
这些故事,都是瑟兰迪尔告诉莱格拉斯的。儿时的莱格拉斯最喜欢听父亲同他讲那些已经成为传说的故事,那些残酷的战争、壮丽的都城、无奈的迁移、英勇的战士、恐怖的恶龙……几千年的故事,都一一通过瑟兰迪尔低沉的声线娓娓道来。在同儿子诉说着这些惊心动魄的故事时,瑟兰迪尔的表情自始至终都非常平静,他已经经历过太多太多,以至于回想起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时,只剩下了淡淡的怀念。
他的父亲,就像天空上闪耀着的繁星一般,亘古以来便存在在那里,璀璨而神秘。
莱格拉斯控制不住的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死去,那么多年以后,瑟兰迪尔向另一个人诉说着他的故事时,是不是也会平静如斯呢?
四百多年的光阴,在精灵王的眼中,不过转瞬即逝罢了。想到这里,莱格拉斯感觉到左胸口有些隐隐作痛,他自嘲的笑了笑,停止了胡思乱想。
有时候,伤痛会让你变得更加脆弱。
随着时间的流逝,月光透过穹顶缝隙洒落下来,清楚的照出莱格拉斯的英俊脸孔,他看起来十分不妙——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紧抿着的嘴唇发白,面颊上却是异样的潮红。
让王子如此痛苦的原因之一便是从石门内飘出的香气,在四周植物芳香的衬托中,那丝丝缕缕的香气显得更加诱人,而且还大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它刺激着莱格拉斯,让他燥热难当。但是残存在他体内的兽人的剧毒,则让他感到浑身发冷。莱格拉斯感觉身体仿佛被撕裂成了两半,一半是在漫天飞雪的严冬,另一半则是在烈日炎炎的盛夏。他感到头疼欲裂,不得不咬破自己的舌尖令自己保持清醒,不然他不晓得自己会犯下什么样的过错。
他就这样在冰冷和火热中忍受着煎熬,时而清醒时而晕眩。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昏昏沉沉之间,他仿佛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然而他却已经无力回应,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当莱格拉斯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感觉是身下柔软织物的触感。他的大脑仍旧有些昏沉,他睁开有些迷茫的蓝眼睛,愣愣的盯着头顶帷幔的花纹看了好一会。当那双眸子终于恢复清明时,他心中一惊,连忙坐了起来。
他打量着四周,发现自己是睡在内室的寝床上,左肩的伤口被重新包扎过,感觉好了不少。
此时,瑟兰迪尔刚好从门外进来,莱格拉斯张开口,却发现自己嗓子沙哑的说不出话来。
“你睡了整整一天。”瑟兰迪尔递给他一杯水,示意他喝下去。
在润泽了干哑的喉咙后,莱格拉斯终于能说话了。
“谢谢。”
“你不应该隐瞒你的伤势。”瑟兰迪尔板起脸,眼睛里却是罕有的关心。
天知道当他打开房门,看见靠在墙上、一动不动的莱格拉斯时,是多么的惊慌失措,那种即将失去宝贵东西的感觉……
莱格拉斯眼睛一亮,他明锐的捕捉到了瑟兰迪尔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这说明,自己在ada的心中,还是有很大分量的!
他一把抓住瑟兰迪尔的手,将他带到自己面前。
“做什么?!”瑟兰迪尔显然没想到他突然变得那么放肆,突然拉近的距离,灼热而强烈的alpha气息让他感到局促。
莱格拉斯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有些无措的美丽脸孔。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爱你,却还一而再、再而三的靠近我。你是想告诉我,我是有机会的吗?”
“那是错觉,莱格拉斯。你不过是被欲望蒙蔽了双眼。”瑟兰迪尔偏过头,避开莱戈拉斯火辣的目光。
莱戈拉斯抿起嘴角:“在我们之中,真正被欲望蒙蔽了双眼的那个,究竟是谁呢?”
瑟兰迪尔不可置信的睁大了漂亮的眼睛,望着莱戈拉斯,仿佛他刚刚说了什么可怕的话。
“你是什么意思呢,莱格拉斯?”他必须拔高声音才能掩盖自己的不安,“你真的懂得什么是爱情吗?”
“不懂的是你,我尊贵的国王陛下。”莱戈拉斯带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真的有爱上过什么人吗?”
“……”瑟兰迪尔哑然。
“如果我只是被欲望蒙蔽了内心,那我早就已经把你压在身下、为所欲为不知道多少次了!你知道的,我明明有着无数次机会。”莱格拉斯迫使瑟兰迪尔直视着他的眼睛,“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呢,你害怕看到什么呢?一直用身体的欲望作为借口,而漠视别人内心的人,究竟是谁?我高贵的父王,您能告诉我吗?”
“够了,莱格拉斯!”瑟兰迪尔突然挣脱开钳制着他的双手,有些混乱的后退了一步。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