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不与三季人论短长

《独角兽之梦》十二章

九月,已经是初秋了,密林的枫叶又一次将天空染成美丽的金红色。瑟兰迪尔独自漫步在林间,繁长华丽的衣摆不时地带起地上柔软的落叶。他向着太阳即将落下的方向,穿过层层叠叠的树海,直到快要到达密林边界时才停下了脚步。
前方不远处,一个金色头发的年轻精灵正靠坐在树干上。午后的阳光穿过密林的树叶间隙洒落在他的身上,他整个身体似乎都在发光。
是莱戈拉斯,密林里唯一的王子殿下。
他正哼着西尔凡小曲,拿着刀削着他的箭,四周都是散落的艳丽羽尾和金属箭头,王子显然对此相当熟练,不一会就做好了满满一筒。他的箭和弓都是他自己做的,射程短却极具杀伤力,非常适合在密林里作战。瑟兰迪尔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如此惬意和放松的莱格拉斯了,成年后的王子在国王的面前总是显得拘谨和恭敬,最近的这几十年则是带着明显的爱慕和讨好。瑟兰迪尔静静的看着他的孩子,从他青春洋溢的俊美脸孔到他越发宽阔的肩膀,不知不觉间,那个小精灵居然已经变得那么强壮了。
他看起来多快乐啊。
瑟兰迪尔止步不前,一时间竟不忍心去打破那副欢快活泼的画面。
“ada?”
莱戈拉斯发现了静立在一边的精灵王,他眼睛一亮,连忙站了起来。
“莱戈拉斯。”精灵王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在他的逻辑里,长时间的盯着一个精灵看是非常不礼貌的。
“今天一定是我的幸运日!”莱戈拉斯显得有些兴奋,他拥抱着瑟兰迪尔,“我刚想见到你,你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感谢维拉!”
瑟兰迪尔耳尖一红,维持着严肃的表情轻轻推开了莱戈拉斯。
“我是带你回宫的,莱戈拉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听到瑟兰迪尔的语气,莱戈拉斯也变得严肃了起来,精灵王所指的很严重的事情,无非就是关于一切黑暗势力。
在听瑟兰迪尔说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莱戈拉斯紧皱了眉头。
“这么说,魔戒要现世了?”
“目前只是猜测,但是我想已经不远了。”
莱戈拉斯少有的抿紧了嘴角,他还太年轻,没有经历过那次让精灵们损失惨重的最后联盟之战,但是从那次战役中存活下来的精灵们的口中,他也充分了解着魔戒的可怕力量。
“如果魔戒真的出现,并回到魔君手中,那么……”
“这会是整个中土的末日。”瑟兰迪尔转过头,和年轻的精灵对视着,美丽的蓝眼睛里有着深深担忧,“精灵们再也无法集结出像第二纪元那样庞大的军队,和人类们古老的同盟已经破裂,矮人则只会在深山里挖掘金子……”
“那我们要怎么办?”莱戈拉斯英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急切。
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下,半响才说道。
“这件事情很多年前我就和埃尔隆德讨论过,结论是——毁掉它。”
“要如何毁掉呢?”
“莱戈拉斯,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我和你说过一句话。”瑟兰迪尔却是调转话题,“你会成为整个中土最强悍的精灵战士。”
莱戈拉斯凝视着他的父亲,静静的等待着瑟兰迪尔说下去。
“这是真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笑了笑,带着点苦涩,“你生来就有着伟大的使命,你会成为整个中土最强大的精灵,对抗再次席卷而来的邪恶。”
“结果如何?”
瑟兰迪尔沉默不语,他要怎么告诉他的孩子,他看到的关于未来的片段:整个中土大陆变得灰暗而苍老,而他们的冒险,注定会失败——从几百年前开始,他就知道!
“你并不是非去不可。”瑟兰迪尔说道,“你可以选择自己的命运,我的孩子,选择权在你手里。”
“我知道你能看到未来。”莱戈拉斯从瑟兰迪尔的表情上看出了端倪,他抓住瑟兰迪尔的手,“ada,我会死吗?”
“不会的。”瑟兰迪尔脸色苍白,连平时花瓣般的双唇都失去了生机,他有些惊惶的看着莱戈拉斯,喃喃说道,“你还那么年轻,怎么会死呢……”
莱戈拉斯感觉到他的手冰冷的吓人,忍不住又握紧了一些。
“我并不惧怕死亡,ada,你的孩子不是一个胆小鬼。”莱戈拉斯说道,“我选择听从命运的指示。”
“下一艘白船会在这个月底出发。”瑟兰迪尔突然说道,“去维林诺吧,莱戈拉斯,你没必要为了这个世界而冒险。”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不。”过了一会儿,莱戈拉斯语气坚定的说道。
“为什么?”瑟兰迪尔显得有些恼怒。
“因为我知道你深深的爱着这片土地,而我也是一样。”莱戈拉斯牵起瑟兰迪尔的手,虔诚的吻落在无名指上,“我并没有那么高尚,如果非要我给出一个必须去的理由,也只是因为你,my king,我只为你而战。”
“这不值得,莱戈拉斯……”
“我的国王,我知道五百年的时间在您漫长的生命里不过是转瞬即逝。”莱戈拉斯小心的将瑟兰迪尔一缕散落在胸前的头发揽回耳后,声音异常的温柔,却带着一丝哀伤,“但是我请求您,如果我没法回来,请不要忘记我。请记得有一个叫做莱戈拉斯的精灵,曾经深深地爱过你。”
那双海一样蔚蓝的眼睛里,充斥着爱恋、迷茫和痛苦,它们混乱的纠缠在一起,交织成了一幅复杂的画。
是我让他那么痛苦的吗?
瑟兰迪尔突然觉得心口一阵抽搐。
十分陌生的感觉,他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与其说是痛苦,倒不如说是悸动。
他不由得向前倒去,莱戈拉斯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他。
“ada?你怎么了?”
瑟兰迪尔周身都被温暖的alpha气息包裹着,他抬眼看着莱戈拉斯,对方温柔而关切的眼神让他的胸口又再次抽搐了起来。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好像被迷惑了一般的伸出手,贴上莱戈拉斯刀削似的侧脸。
莱戈拉斯看着眼前的美丽脸孔越来越近,直到嘴上传来柔软而温热的触感,他才知道,那是一个吻。
一触即逝,短暂的几乎从未发生过。
“我要你发誓,莱戈拉斯。”美丽的精灵王认真的盯着年轻王子显得错愣的脸,“发誓活着回到我身边。”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