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莱瑟父子党
剑三已A,偶尔上去帮朋友打打jjc
要出国了,最近很忙更新会慢
欢迎留言:)

《独角兽之梦》十四章

护戒队于十二月二十五日从瑞文戴尔出发,这只由哈比人、精灵、矮人、人类和巫师所组成的队伍有着艰巨的使命——深入魔多,摧毁魔戒。
他们在摩瑞亚失去了他们的第一名队友,灰袍巫师甘道夫,这让莱格拉斯感到十分难过,但是随后他们到达了美丽的黄金森林——罗斯洛立安,那里有着凯尔崔兰女皇从西方带来的梅隆树的种子,每当到了冬天,森林里的树叶并不会脱落,而是保持着秋天金色的色泽停留在银色的树枝上,因此萝林也被称作
“黄金森林”,那里的美景抚平了甘道夫的离去所带来的伤痛。
在他们渡过宁若戴尔河,来到萝林边界时,莱格拉斯唱了一首关于宁若戴尔的优美歌曲。哈比人显然对这首歌所描述的故事十分好奇,于是当晚,在萝林精灵们的瞭望台上,莱格拉斯提出来他的同伴们讲述了罗斯洛立安的领主安罗斯和他的妻子宁若戴尔的故事:他们两人本来约好一起西渡,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宁若戴尔却迟迟未出现,安罗斯在白船上焦急的等候着。可是不知为何,那艘白船居然自己开动了,眼见船离开岸边越来越远,安罗斯担心妻子来到时见不到他,便纵深跃入水中,失去了踪影。精灵们从此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宁若戴尔也失去了下落,森林精灵们用歌声记录了他们凄美的爱情。
“安罗斯为什么不能自己先行离去呢?”皮聘提出疑问,“他可以在到达维林诺后再寻找宁若戴尔啊。”
“很显然,我们的哈比人并不懂与所爱之人分离的痛苦。”莱格拉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何况宁若戴尔下落不明,安罗斯当然心急如焚。”
他望向遥远的北方,从这里隐约能看见多尔戈多的阴影,那是幽暗密林的边界。再往北去,在森林的东南方,就是精灵王的宫殿,他朝思暮想的精灵就居住在那里。
他最近过的好吗?会不会想念我呢?
因宁若戴尔的故事所感,莱格拉斯不由得思念起了自己的恋人。
阿拉贡轻轻叹息着:“精灵是一种非常痴情和忠贞的生物,在他们无尽的生命中,终其一生都只会有一位伴侣。”
“我们矮人也是很忠贞的!”金霹不高兴的砸了砸嘴,他似乎在任何方面都想和精灵比较一番。
和莱格拉斯想的不同,瑟兰迪尔此时并未在他的宫殿里,而是去拜访了一位许久未见的老友。
“真是稀客,瑟兰迪尔陛下。”黑发的精灵礼数周到的做出了欢迎的手势,并露出了热情的笑容,“欢迎来到瑞文戴尔,我的老友。”
“许久不见了,埃尔隆德。”精灵王摘下斗篷的帽子,露出如月光一样的金发,微微歪头,算是回礼。
“你还是如此美丽,春天殿下,哦不、瑟兰迪尔陛下。”埃尔隆德由衷的赞叹道,“上一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索伦从多尔戈多逃走前。”瑟兰迪尔扯开嘴角,“不过他随后又卷土重来了,并且实力比之前增强了好几倍。埃尔隆德,似乎我们每次碰面,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并不是我们能控制的。”埃尔隆德苦笑着,“魔戒已经现世,索伦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战争将无可避免。”
“敌人依旧强劲如昔,可是我们却再也没法召集出足够与其抗衡的精灵大军了。”
“我还记得,最后联盟时召集的精灵大军集结在黑门前,怎样一副壮观的金色。”埃尔隆德说道,“而更久之前,多瑞亚斯繁荣昌盛的景象,还历历在目。美丽的千石窟宫殿、倾国倾城的美丽安王后和露西安公主……”
“我美丽的故乡,并没有被邪恶的力量所打败,却是毁于同族之手。”瑟兰迪尔打断了埃尔隆德,“埃尔隆德,精灵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我以为我们都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
埃尔隆德点头:“我看到的未来,想必你也同样看到了。”
“索伦会分别从南北两线开战,他召集了很多人马,除了半兽人和座狼之外,还有邪恶的东方人、雇佣兵以及海盗。”瑟兰迪尔说道,“北方会以密林、孤山和河古镇为主要攻击对象,而南方则是刚铎、洛罕和萝林,这会是场旷日持久的艰苦战斗。”
“只要护戒队摧毁了至尊魔戒,我们就必定能赢得胜利。”
“埃尔隆德,你真的认为他们会成功吗?”瑟兰迪尔的语气突然变得咄咄逼人,他直视着埃尔隆德,“最近密林的南方边界出现了大批半兽人,沿着宁若戴尔河向南方赶去,我相信这只是追捕他们的军队其中的一小部分。就算他们可以躲过所有追兵到达黑门之前,可他们要如何通过重重阻碍,并且在索伦的眼皮底下进入魔多的烈日火山呢?”
埃尔隆德微微皱起眉头:“你该相信他们,瑟兰迪尔。如果他们办不到,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人能办到了。”
“你之所以那么轻松的说着这些话,只是因为你的儿子不在其中。”瑟兰迪尔冷哼了一声。
“阿拉贡也是我抚养长大的。”埃尔隆德感到有些棘手,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旧不知道如何应对面前这位美丽高傲的精灵。
“仅仅是提供住所而已,我并不认为你们之间有多深厚的父子亲情。”瑟兰迪尔有些嘲弄的说道,“短短的几十年时间。”
“听着,瑟兰迪尔,我知道很担心莱戈拉斯,但这是他的使命,他无法逃避。”埃尔德隆叹了口气,“当年我将他交给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不是吗?”
“这是条注定失败的道路,但是莱格拉斯选择了它,他本有机会离开的。”瑟兰迪尔闭上眼睛,“就算有那万一的可能性,他们成功了。至尊魔戒被顺利毁,精灵三戒也会失去效力。无论结果如何,我们的族人都要离开中土。”
“可现在这个世界上,到处布满了索伦的爪牙和邪恶的东西。”埃尔隆德叹了口气,“邪恶的力量一天不消除,我们的族人就无法平安的大规模抵达灰港,驶向那遥远的神佑之地。”
“有些精灵们吟唱着黑暗终将失败,和平将再临的歌声,但我不认为这个世界会恢复成古时的状况,我们最多也只能和人类达到一个互相信任的状态。”瑟兰迪尔说道,“但是这样就足够使得精灵们可以不受阻碍地渡海,永远离开中土世界。”
“这不就是我们千年以来逗留在此的目的吗?”埃尔隆德说道,“我们明明早就完全可以携带家眷西渡。”
“可为王者的责任不允许我们那么做。”金发的精灵王望向远处,“我必须对我的臣民负责——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我希望莱格拉斯也能明白这一点。”
“我想他会的。”
“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了,谁都阻止不了。” 瑟兰迪尔苍蓝色的眼睛望向远处罗斯洛立安的方向,眸中仿佛有万千星辰,“无论结果如何,这都是我们精灵在中土的最后一战。”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