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不与三季人论短长

《独角兽之梦》十五章

在护戒队中九人之中,莱格拉斯最为年长,但却总显示出与年岁不相符的乐观和天真,无论环境多么艰苦,他总是能在充满星光的夜晚歌唱。在那段异常艰苦和黑暗的旅途中,他的同伴们几乎没见过他显露出负面情绪。
但是在到达洛罕国的当天,莱戈拉斯却罕见的有些沉默,当夜幕降临时,他也没有同往常一样唱起他所钟爱的西尔凡小调,而是默默地喝着酒。
“莱格拉斯·绿叶,你今天为何如此沉默?”甘道夫打趣的说道,“我还以为自你你出生以来的几百年间,你就从没有过烦恼。”
“实际上,我所经历的烦恼时光比你们几个人加起来的还要多。”莱戈拉斯毫不示弱的反击道,接着他拿着酒杯的手顿了顿,“白发人送黑发人,总是让人不那么愉快的。”
因为失去爱子而显得异常沧桑的希优顿王,纵然一生驰骋沙场、挣扎无数,可在那一瞬间,他也不过只是个充满悲伤的痛苦老人罢了。精灵永远不会衰老,但莱戈拉斯没法不联想到自己的父亲,这让他的心情无比复杂,在那么短短的一刻,他甚至有些后悔参与这次危险的任务。
“很遗憾,我没法感同身受。”阿拉贡叹了口气,父亲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个太遥远的记忆,以至于在人们的描述中,变成了一个朦胧的憧憬。
至于甘道夫,他压根没法理解精灵这复杂细腻的小心思,迈雅生于天地之间,并没有所谓的父母。
“真的很惨,我可以理解。”唯有金霹点了点头,“如果我比我父亲先死,我想他大概会疯的。”
夜晚,莱格拉斯步行在月光之下,月亮和星星的光芒散落在他的金发之上,像是给他加冕一般。有些崎岖的道路边开满了洁白的花朵,散发出一阵阵幽香。
永志花,莱格拉斯认得它们。
洛罕国特有的花朵,盛开在诸位金殿王的坟墓上。
他蹲下来,仔细挑选了一朵最为美丽的,让花朵永远盛开对于通晓魔法的精灵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精灵们都有这些无聊的爱好吗?”金霹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莱格拉斯小心翼翼的将花朵收进自己的怀里,微笑道:“木精灵热爱星光和一切植物。”
他早就听见了来自背后的脚步声,所以并没有感到惊讶。
“那你说,凯尔崔兰夫人会喜欢这种花吗?”金霹也学着莱格拉斯那样蹲了下来,瞅着草地上那些盛开的白色花朵,也挑了一朵。
“这个我可不确定。”莱格拉斯如实说道,“不过我可以帮你施展魔法,让那朵花永不枯萎,这样你就可以送给凯尔崔兰夫人了。”
“我感觉精灵的眼光应该都差不多,她收到的话一定会高兴的。”金霹很开心的接过被施予魔法的花朵,“莱格拉斯,你那朵是送给谁的?”
“它将被赠与我的国王。”
“就是那个贪财又酗酒的精灵王?”
“金霹,如果你想我们的友谊可以继续下去的话,就请你收回刚才的话。”莱格拉斯沉下脸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他的朋友面前表现出他的脾气。
“抱歉,我失言了。”金霹挠挠头,“我对你父亲的印象,全部都是从我父亲那里听到的。你懂的,几乎不会有什么正面评价。而在遇到你之前,我甚至没有见过精灵。”
“我也很少遇见矮人。”莱格拉斯缓和了脸色。
“所以你父亲是个什么样的精灵呢?”金霹问道。
“他是我们最伟大的国王。”莱格拉斯的语气充满了憧憬,“几乎拥有所有高尚的品格,他强大、高贵而美丽。”
“美丽?”金霹哼了哼,“比凯尔崔兰夫人还要美丽吗?”
“在我眼里是的。”
“这不可能!”金霹叫嚷了起来,“凯尔崔兰夫人可是中土最美丽的精灵。”
“我并不想与你争辩,我的朋友。”
“本来,我对一个几千岁的男精灵长成什么模样,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金霹气呼呼的说道,“可是既然你说他比凯尔崔兰夫人还要美丽,我就非去见识一下不可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你去见他的。”
第三纪3019年3月,魔戒圣战正式展开。
3月15日,幽暗密林受到半兽人攻击,大量树木被焚毁,瑟兰迪尔及其子民退守王宫。
3月17日,堕落的东方人开始进攻河古镇,孤山王丹恩及河古镇王巴德战死。
与此同时,大批半兽人从内河套渡过安度因河抵达罗瑞安,萝林陷入危险之中。
这是北方战线最主要的三大战场,战况极其惨烈,大批的精灵、矮人和人类失去了生命,甚至包括他们的王。
在3月17日的这天,瑟兰迪尔从信鸽那里收到了一封信。信封是河古镇常用的款式,封口处的油漆已经有些褪色,而信纸的边角也微微发黄,明显这封信已经有些年头了。他将它打开,看到了下面的内容。
“尊贵的瑟兰迪尔陛下:
希望您一切安好。在您收到这封信的时候,相信我已经不在世上了。我嘱咐我的长子,一定要在我去世后再将这封信寄给您。您是那么的慷慨和善良,在我们遭受灾难时,无偿的帮助我们重建家园。作为一名能够得到您的友谊的人类,我真的感到非常荣幸。在您离开河古镇后,我仍时常想起与您相处时的种种情景,我想我是爱上您了。真的非常抱歉,明明抱着这样的感情,数十年来却一直以友谊为名而和您来往。我不敢将自己的心意告诉您,因为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希望的。与其让您感到困扰,不如就此隐瞒。您说我是一个勇敢的人,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我是一个非常懦弱的人,只敢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让您知晓我的感情。因为如果不以这种方式,您就永远不会知道了——精灵们在死后灵魂会回到曼多斯神殿,而人类死后灵魂的去向甚至连维拉都不清楚。我想我死后是不会有重新遇见您的机会的,每每想到这一点,我都感到非常伤心。如果我是个精灵就好了,那样我就有无尽的岁月可以陪伴在您身边了——我时常这样想着,请原谅我的痴心妄想。就算屠龙者比普通人类的寿命长上许多,但是在您漫长的生命里,也不过是转瞬即逝罢了,我真的非常害怕在很久以后,或许一百年、或许一千年,您就会将我遗忘了,也许是不甘心吧,所以我写了这封信。如果这封信让您感到困扰或愤怒的话,我只能在此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愿您和您的子民永远快乐。——您的朋友,巴德致上。”
落款是2969年4月6日。
瑟兰迪尔捏着这封五十年前的信,感到有一瞬间的怔忪,他不知道朋友的死亡和他对自己的感情,哪一样更让自己吃惊些。巴德,那个勇敢的屠龙者,原来竟对自己一直抱有那样的感情吗?瑟兰迪尔回忆起数十年前年,巴德将他祖传的“吉瑞安的项链”送给自己时的眼神,这才恍然大悟。
他并没有同巴德所担心的那样愤怒或是困扰,反而感到十分的悲伤。精灵王平日里冷漠高傲的外表下,是一颗善良而柔软的内心,他甚至有些多愁善感——这件事情,只有少数的几个近亲他的精灵才知道。
实际上,这封信带给他的触动远远超出了他自己的预期。瑟兰迪尔感到很难过,但是他没法向让倾诉这些,也没人来安慰他。
他开始不可抑止的思念起莱格拉斯。

评论(1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