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莱瑟父子党
剑三已A,偶尔上去帮朋友打打jjc
要出国了,最近很忙更新会慢
欢迎留言:)

《独角兽之梦》十六章

3019年3月25日,是整个第三纪元最重要的一天。在这一天,魔戒被毁于末日火山中,索伦溃败,魔多带给中土大陆数千年的阴影终于被消灭。
而取得胜利的勇士们,也得以返乡。
莱戈拉斯站在幽暗密林的入口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高达百丈,遮盖天日的树木不见了,地上零落的散落着一些孤零零的树桩和烧焦的残枝败叶,到处是一片荒凉凄冷的景色。
越往家中走去,莱戈拉斯的脚步就越发沉重。
在之前与半兽人的战斗中,幽暗密林的许多树木被焚毁。昔日美丽的家园被毁于战火,这让莱戈拉斯分外痛心,然而更加令他担心的是瑟兰迪尔的安危。
虽然在黑门之战后,信鸽告诉他陛下平安无事,但是这简短的语句并不能制止莱戈拉斯的胡思乱想。
他就像一个时隔多年回乡的老兵,内心抑制不住的感到激动和恐慌。
在打开王宫变得残败的魔法大门时,他的手指甚至在发抖。
在面对魔多强大军队时都镇定自若的莱戈拉斯,罕见的感到害怕。
“什么人?”他推开大门,里面的守卫立刻警觉的围了上来,戒备的眼神在看到他面孔的一瞬间转变成了喜悦:“是王子殿下!”
“王子殿下回来了!!”
好消息立刻和长了翅膀的鸟儿一样传满了整座王宫。
侍女和卫兵纷纷簇拥着莱戈拉斯,他们唱着歌,欢迎着这位伟大战士的归来。
在他们的带领下,莱戈拉斯见到了他的国王。
在行礼过后,莱格莱斯仰起头,近乎贪婪的看着他。
瑟兰迪尔还是一点没变,他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柔顺光亮的金发被王冠固定住,美丽端正的面孔因为喜悦而显得分外动人。
“欢迎回家,我的勇士。”瑟兰迪尔走下王座,毫不吝啬的给了莱戈拉斯一个拥抱。
莱戈拉斯凝视着对方清澈的像天空一样的眼睛,觉得自己一路上的疲惫和担忧顿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在庆祝王子归来的宴会结束后,莱戈拉斯来到了国王的寝室门外,在准备敲门时,他有些踌躇——瑟兰迪尔会不会已经很累了,自己的求见会打扰他吗?
正当他陷入犹豫时,面前的门却自动打开了。
“进来吧,莱戈拉斯,你还想在外面站多久呢?”瑟兰迪尔的声音从寝宫内传来。
莱戈拉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最终他还是昂首阔步的走了进去——没有一个alpha能拒绝来自心仪的omega的邀约。
“陛下。”莱格莱斯来到瑟兰迪尔面前,对方正倚在靠椅上,只穿了一件睡袍,赤着足,像是刚刚沐浴完的样子。精灵良好的视力让莱戈拉斯能清楚的看到残留在瑟兰迪尔睫毛上的水珠,和敞开领口内细白柔滑的肌肤,他就像一朵沾染着露水的玫瑰,娇艳的绽放着。
“过来,莱戈拉斯,让我好好看看你。”瑟兰迪尔向着他招了招手,莱戈拉斯立刻就温顺的凑近了。
微凉的指尖,轻柔的抚过莱戈拉斯的温和的眉眼。年轻的精灵王子已经渐渐褪去稚气,轮廓也变得愈加棱角分明。
“你好像长高了。”瑟兰迪尔绽开粉色的双唇,“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壮了。”
“一切都是为了您,我的陛下。”莱戈拉斯牵起瑟兰迪尔的手,郑重的印下一吻,多情的眼眸晶亮的盯着他。
被那样的眼神看着,瑟兰迪尔感觉心口有什么东西就要涌出来似得。
“不许这样看我。”瑟兰迪尔偏开头,抽出了自己的手。
“为什么?”莱戈拉斯重新握住对方的手腕,迫使他看着自己,“如你所愿,我活着回来了,你难道不感到高兴吗?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你没有思念过我吗?”
瑟兰迪尔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莱戈拉斯突然变得这么胆大,这让他一时间忘记了王子的逾越。
“我……”
“回答我,我无情的陛下。”莱戈拉斯继续逼问道,“你不担心我吗?”
瑟兰迪尔在内心挣扎了一番后,垂下眼睫:“有的。”
自从战争开始后,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瑟兰迪尔几乎每天都在担忧中度过,然而身为密林的国王,他不能在他的子民面前表现出哪怕丝毫的动摇。数千年来,他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然而没有任何一次像这次一样让他感到如此的担忧和恐惧,太辛苦了,每当夜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时候,瑟兰迪尔就会想,要是莱戈拉斯在身边就好了。
“我也一样。”莱戈拉斯紧紧抱住瑟兰迪尔,“自从离开家乡后,我没有一天不在思念和担心着你。”
这个胸膛是那么的热情和可靠,瑟兰迪尔听着莱戈拉斯激烈的心跳声,浑身被他那令人安心的气息所包围,生平第一次产生想要依靠别人的念头。
“半兽人入侵了密林,他们放火烧毁了我们的树木,我只能带领精灵们进入王宫中,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了。”他喃喃着,无意识的抓紧了莱戈拉斯,“然后巴德死了,丹恩也死了……我好害怕有一天会收到你阵亡的消息。”
“都过去了。”莱戈拉斯亲吻着怀中人的额头,安抚着他。
瑟兰迪尔突然挣开他的怀抱。
“莱戈拉斯·绿叶。”
瑟兰迪尔的语气严肃,这让莱戈拉斯也变得紧张起来,他不由得站直了身体,带着询问的眼神望向他的陛下。
“你还记得你的誓言吗?”瑟兰迪尔问道。
莱戈拉斯轻轻地点了点偷:“当然,我的陛下,我会永远效忠于您。”
“不是这个。”瑟兰迪尔有些恼怒的皱起了眉头,但是看起来又并不是要发怒的样子。
莱戈拉斯有些莫名的看着瑟兰迪尔,直到对方雪白的脸颊上微微透出薄红,他还是不明所以。
“你是故意的吗?”瑟兰迪尔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他了,“另外一个。”
莱戈拉斯这才恍然大悟:“我会永远爱你?”
“是的。”瑟兰迪尔瞟了莱戈拉斯一眼,扬起尖尖的下巴,状似恩赐的说道,“你获得准许了。”

评论(1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