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不与三季人论短长

《独角兽之梦》十七章

在短暂的错愣过后,莱格拉斯的内心瞬间涌上一阵狂喜。alpha的本能此时让他控制不住的紧紧抱住瑟兰迪尔,不顾对方的推拒,用力堵上了那粉色的双唇。
“莱格……”瑟兰迪尔张口想要呵斥,却不想却给了对方舌头一个绝佳的入侵机会,急切的、咄咄逼人的和自己的纠缠在一起,霸道又不容拒绝的巡礼过整个口腔。口鼻间溢满了强悍的alpha的气息,瑟兰迪尔所痛恨的omega本能一瞬间让他浑身使不上力气,只想要臣服,顺从。
不过也不能把责任全怪在本能上,瑟兰迪尔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想到,如果换了个alpha做这样的事情,自己早就将对方大切八块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只有几分钟,也可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莱格拉斯终于放开了他。
瑟兰迪尔感觉自己头脑有些昏沉,半年不见,莱戈拉斯身上信息素的侵略性好像更强了……这让他稍微感到有些不适,但却并没有被冒犯的感觉。
王子的激动之情简直溢于言表,他感觉自己的心脏似乎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似得,忍不住想要放声歌唱以表达自己的喜悦。他用晶亮的眸子凝视着瑟兰迪尔,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
有些承受不了那炙热的目光,瑟兰迪尔感到浑身发热,连忙微微偏开视线,试图缓解一下过于暧昧的气氛。
“莱格拉斯,在护戒途中你有什么新奇的见闻吗?”瑟兰迪尔示意对方坐下,“这还是你第一次独自到那么遥远的地方。”
“你想从哪里听起呢,我的陛下。”莱格拉斯温柔的笑了笑,却并没有和往常一样和父亲保持距离的坐在左手偏下的座位,而是大胆的贴着瑟兰迪尔坐下。
瑟兰迪尔见状挑了一下眉尾,便是默认了他逾越的举动:“那便从头开始吧。”
莱戈拉斯开始用平缓的语调叙述他这一路以来的经历,那些高阔壮丽的山峦、巧夺天工的河川;那些惊心动魄的冒险和催人泪下的分别;那些交织着恨与悲伤的死亡;充满着爱与奉献的牺牲;阴谋与权力、贪婪与欲望,那些人性中的丑恶、和美好,都被他用轻柔而优美的声音缓缓道来。如果不是那语调中隐含的沧桑,你很难相信这个外表异常年轻的精灵有着多么不凡的经历。
瑟兰迪尔安静地听着,不时地眨动着他那浓密如蝶翼般的睫毛。
在莱戈拉斯终于叙述完这半年来的一切后,瑟兰迪尔久久没有出声。
半响,他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你战胜了这一切。”
“我给您带回了礼物。”莱格拉斯从衣襟里拿出一直被他保存完好的花朵,递给瑟兰迪尔。
纯白色的花朵,带着微微的香气,因为魔法的缘故而一直维持着盛开的样子,并不张扬,但却有种宁静的美丽。
“谢谢。”瑟兰迪尔有些意外的接过花朵,小心的放在了房间内的玻璃器皿里。
“在洛罕国见到觉得很美丽,就想着要送给你。”莱格拉斯显得有些局促,“会不会太过寒酸了?”
“你能平安归来,就是给我最珍贵的礼物。”瑟兰迪尔微笑的看着莱格拉斯,“我的王子。”
与以往不同,这是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此时,真实的喜悦从瑟兰迪尔的身上散发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魔法的缘故——整个房间似乎都因为精灵王而沐浴在了一层变幻无穷的光晕之中,至于瑟兰迪尔本人,他经常紧蹙的眉头完全的舒展开,粉色的嘴唇像花瓣一样绽开,眼如星辰,肌肤熠熠生辉,给本来尊贵优美到高不可攀的外貌带上了巨大的生机,显得动人无比。
他好美。
莱戈拉斯眨也不眨的盯着面前迷人的omega,觉得给他赐名的那个人真的是无上的智者——当瑟兰迪尔真正微笑的时候,你会感觉整个阿尔达的春天的美景和繁花都凝聚在他的身上。他的眉、他的眼、他如花朵般的唇瓣,和散发着无穷生机的甘美omega气息,都让莱格莱斯深深地沉醉在其中,不能自拔。
瑟兰迪尔之美,犹如春晓、璨若星辰。
年轻的王子屏住呼吸,小心的伸出手,拂过那美丽的眉眼,他的动作轻柔至极,生怕破坏了这份美丽。指尖接触到的瓷白肌肤并不如想象之中冰冷,反而比莱格莱斯的体温还要高一些。
而且似乎还在持续升温……
莱戈拉斯嗅了嗅周围越来越浓厚的、有别于平时的omega信息素,敏锐的发觉到了不对劲。
“ada?”莱戈拉斯轻声问到。
“嗯。”瑟兰迪尔有些懒洋洋的,只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他感觉到大脑昏昏沉沉的,身体也感到有些无力。
看到他这样的反应,莱戈拉斯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的判断。
“你是不是……要发情了?”
瑟兰迪尔微微睁大了眼睛,随后也发现了自己的异常。
“要我离开吗?”受到发情期omega信息素的刺激,莱戈拉斯也有些气息不稳,同时抱着一丝希翼,“还是……”
话没说完,他的嘴唇就被轻柔的贴上了,瑟兰迪尔用他的行动告诉了莱戈拉斯答案。
“留下来。”一吻结束,瑟兰迪尔面色绯红,用充满了水汽的眼睛注视着面前英俊的alpha。他现在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上,都极度渴望着面前的这个alpha。
“可以吗?”莱戈拉斯询问着怀中的omega,他想确认瑟兰迪尔的心意,“我真的可以拥有你吗?”
“莱戈拉斯……”美丽尊贵的国王呢喃着念着他的名字,细长的手指抚过他刀削似得侧脸,眼中满是深情,“我的一切早已属于你。”


【福利在下章图片】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