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川流光

不与三季人论短长

父亲节番外【上】

父亲节特别放送 上
纯粹恶搞,OOC见谅 #(乖)
这个故事发生在第三纪3019年6月的一天早上。
当时,魔戒已经被毁,索伦溃败。半兽人也躲进了暗无天日的地底,看来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生气。人皇刚刚登基、励精图治,中土世界看似一片光明。
然而来自于新生的绿叶森林王宫内的一声惨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莱格拉斯惊恐的捂着嘴巴,简直不敢相信发生的这一切。
他本来只是想在这个美妙的清晨,用一个浪漫的长吻叫醒自己的omega,然后再延续昨晚的火辣。
可当他揭开床单时,暴露在他眼前的胴体却完全不是昨天晚上见到的样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莱格拉斯抓狂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这难道是索伦的什么新的阴谋?!可是战争不是结束了吗!?
正在他胡思乱想间,床上的人睫毛微微动了动,似乎是要醒了。
莱格拉斯紧张的看着他。
“莱格拉斯,你乱叫些什么?”坐起在柔软床铺间的人有些不悦的按着太阳穴,接着在看到莱格拉斯时,讶异的睁大了漂亮的眼睛,“你……”
“a、ada……”莱格拉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发现了没有!你变小了!!”
“……”
幼年版的精灵王默默的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
“怎么办,ada!”莱格拉斯慌乱的问道,声音尖厉。
“莱格拉斯。”看起来最多只有五岁的瑟兰迪尔按了按太阳穴,觉得他的头更疼了,“你都没发现你的声音有哪里不对吗?”
“好、好像有点尖?”莱格拉斯试探的问道。
瑟兰迪尔望着他的继承人,面带怜悯的从床头柜上拿起镜子。
望向镜子,莱格拉斯从里面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眉清目秀的,长得和他小时候很像的、看起来十五六岁的面带惊恐的精灵少年。
第二声惨叫划过王宫。
“一定是那瓶酒!”在反复苦思后,莱格拉斯一拍脑门,喊到。
数日之前,在刚铎王宫做客的莱格拉斯在闲逛时,来到了阿拉贡的地窖。
好多东西啊。
莱戈拉斯东瞧瞧西看看,感叹道:当了国王待遇就是好啊。之前明明是个连房子都没有的无业游民的说!
而且还连头都不洗。
莱格拉斯在内心疯狂吐槽着。
他不想承认的是,作为一个几乎没有私人财产的王子,他微妙的嫉妒了。
然后在地窖中,凭借着遗传来的、对酒类的敏锐嗅觉,他发现了一瓶被收藏的很好的、包装精美的酒。
ada一定会喜欢。
莱格拉斯·穷光蛋·绿叶,正在为即将到来的父亲节发愁。
这是每年他第四头疼的节日。
顺便一提,前三名分别是——情人节、圣诞节和他爹的生日。
排名不分先后。
这都意味着,他要绞尽脑汁、费尽心思,送给瑟兰迪尔不同于众人的、别有心思的生日礼物。
要知道对于一个穷光蛋来说,这是很困难的。
当阿拉贡看到他的精灵朋友一脸苦大仇深的盯着他的那瓶酒时,他当机立断的选择向他的朋友表示了他的慷慨。
如今虽然已经贵为刚铎的国王,但是他没有忘记当年和他一起玩泥巴啃野菜打半兽人走过万里长征的穷苦兄弟。
就在昨晚,在精灵王沐浴后,莱格拉斯在这个绝佳的时机将这瓶酒献给了他的国王,并且成功获得了留宿的权利。
这瓶酒被用一种十分煽情的方式,经由莱格拉斯喂给了他的omega。
莱格拉斯喝的比较少,所以相对于瑟兰迪尔而言,莱格拉斯的症状算是轻微。
想通了前因后果后,莱格拉斯感到十分愤怒。
“我就知道阿拉贡那家伙没安好心!”
“阿拉贡?”瑟兰迪尔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你不是说是你自己酿的吗?”
天啊,说漏嘴了!莱格拉斯懊悔的想——那当然是为了讨你欢心随口说的。
随即他看到了瑟兰迪尔更加难看的脸色,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把刚刚心里想的话说出来了!
嗷呜,莱格拉斯皱着脸捂住了嘴巴。
“看来你是连智商也一起退化了。”瑟兰迪尔断言到。
被自己的omega看到这样的一面,莱格拉斯身为alpha的自尊心觉得自己没脸再活下去了。
“别傻站着了,我们得想办法恢复正常。”瑟兰迪尔抱着胳膊,冷着小脸训斥道,“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阿拉贡身上,我们要出发去刚铎。”
天啊好可爱!
两头身的瑟兰迪尔,有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和吹弹可破的白皙肌肤,看起来就像做工最为精致的人偶。再加上气鼓鼓的脸蛋和淡粉色的双颊,让他生气时都显得无比的可爱!
莱格拉斯简直看呆了。
他忍不住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一把那软软的脸颊!
好幸福啊。无视了瑟兰迪尔的惊呼,莱格拉斯感觉自己感动的简直要流泪了。
随即一个枕头毫不留情的砸中他的脑袋。
“现在,快滚去给我找套能穿的衣服!”

评论(15)

热度(51)